怒!监控拍下女童被拐全过程,只用了60秒!看孩子一定要注意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西亚斯教务系统在线_西亚斯教务系统登录_五邑大学教学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过于套近乎的人

带孩子出行、玩耍,遇到陌生人偶然搭讪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对方显得过于热情,比如会问孩子的详细信息,小名叫什么,家在哪里等等,那么一定要提高警惕,很有可能是人贩子,而且这类人贩子会使用致命招数:就是冒充家人,带走孩子。

面对这类人,宝妈带娃一定要警觉,不要多说话,如果遇到强行带娃的人贩子,要向人多的地方跑,到了人多热闹的地方。

0 2

冒充工作人员

以前很多人贩子都冒充收电费的,收水费的,还冒充爸爸妈妈的同事,现在花样更多了,冒充送快递的,送外卖的,年底将至,一定不要把孩子独自留在家里,平时也要多嘱咐孩子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0 3

在商场尾随你的人

人贩子盯上的多半都是独自带娃的家长,尤其是带娃去超市、市场的时候,那时家长注意力都在买东西上,希望早点买完早点回去。曾经网络上有段监控触目惊心,妈妈让宝宝坐在超市购物车上,扭头拿东西的一个瞬间,孩子就被人贩子带走了,显然人贩子早在妈妈进入超市之前就盯上了。所以说,要小心在商场尾随你的人。

谨记8点,见招拆招

1、抱着孩子在路上走,一定尽量注意身侧和身后有无陌生鬼祟的人。假如感觉一直被人或者车辆尾随或者碰触,且对方行为怪异,一定要抱紧孩子,防止被抢。

2、老年人独自带孩子,是人贩子常常下手的对象。老年人尽量不要单独带孩子在偏僻、人稀少的路上行走、玩耍、逗留,防止被飞车党把孩子抢走。

3、把孩子放在小车里带去菜市场的时候,千万要把孩子放在身前,时刻看着孩子,以免在买买买的时候,一回头孩子不见了。

4、除自己家里人外,不能相信任何接近孩子的人,包括雇工、老乡、新认识的朋友等。

5、不要让不熟悉的人帮忙照看孩子,哪怕只有一会儿的时间。对套近乎的陌生人,在各种愉快吹嘘后,也千万不要轻易把孩子交给对方照看。套近乎是套路啊!

6、带孩子的时候一心不能二用,不要看报纸、聊天、玩手机,放任孩子在自己身边睡觉或玩。

7、尽量不要带孩子到复杂拥挤的场所,以免孩子因拥挤走失被拐。

8、聘请保姆或雇工时,一定要查清对方真实身份,掌握相关资料。

一旦孩子丢失,第一时间要做什么?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少年儿童犯罪预防专家王大伟博士有一个"十人四追法"在网上已经广泛流传,这个方法简单快速,却又非常细腻,绝对不能搞错操作细节。

图片来源:中新网

1、母亲原地不动,父亲发动亲友10人向四个方向寻找。

2、搜寻分成粗细两层,第一层粗的搜寻就是在2公里以内,沿着大路赶快去追,这要安排4个人,一个方向起码1人以上。

3、细的搜寻就是在2公里之内,到主要的火车站、汽车站去找,也是4个人以上。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有时候歹徒把小孩抱走后,会火速赶往火车站、汽车站,买张票马上就上车。所以我们要争时间抢速度,如果能比他快,就能把他截住。

曾经有这样的真实案例,母亲丢了孩子之后,马上组织人,分头追赶。结果一到火车站,犯罪分子正检票呢,一把就把他揪了回来。

4、以上这最少是8个人,还要有2个人做什么呢?一个去报警(这里存在一个误区"失联24小时以上才能报警",丢失小孩后,应该立马报警,警察立案帮忙搜寻)。一个人要留在家里,期待孩子自己回家。一旦出现了两三岁的孩子丢失的时候,最少要马上组织10个人,赶快出去追,如果稍微一耽搁,后果可就严重了。

面对猖獗的拐卖儿童犯罪分子,仅仅告诉孩子,"陌生人给的糖果不要吃"或者"找不到妈妈,就找警察"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把自救技能教给孩子。

下面这些一定要教给孩子

1、让孩子熟背父母联系电话、单位、姓名。也要熟记紧急电话,急救120、求助110、火警119,以防孩子在慌乱之下忘记了父母一长串的电话号码。

2、有陌生人搭话时提高警惕,坚决不与陌生人同行。

3、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食品、衣物,尽量避免与陌生人交谈。

4、不轻易相信陌生人说认识自己的家人、老师、同学等。可以叫陌生人现场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求真伪。

5、不要主动向陌生人介绍自己的情况。

6、无法躲避陌生人时,尽量找值得信任的人求助,如警察、军人、保安。

7、已经被陌生人拐走,儿童要找机会拨打110。家长还可以在儿童衣服或者裤子的口袋里装上写有联系方式的纸条,一旦发生类似情况,让孩子把纸条扔在人多的地方求援。

央视独家调查:贩童的罪恶

一个孩子五六万,一个出生证也是五六万

孩子丢了,怎么就改名换姓,顺理成章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仔仔义务打拐12年,头6年,他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56个孩子、72个孩子、85个孩子…… 协助公安机关解救这些孩子后,仔仔的发现连他自己都很震惊。

他后来知道:“有专门的‘一条龙服务机构’,在为这些来历不明,甚至被拐的孩子进行身份洗白。”

潜伏

如何洗白?贩卖出生医学证明是第一步。

“他们分工很明确:有人负责网上承接业务,有人负责贩卖制作出生医学证明,有人负责中间收钱。”2016年,湖南隆回县卫计委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将一个证贩卖出去,中间交易环节,不是打款给这个中介,而是打款给了中介家属,“无形之中,这就加大了公安机关取证的难度”。

“如果需要住院分娩记录,他们也能成套操作出来。以前一顿饭、一条烟就能搞定,现在已经炒到差不多4-6万块钱。”而 这一张简单的“纸”背后,很可能就是一个被拐的孩子。

打入这个黑色交易圈,需要一定智慧。“首先要识别这些犯罪嫌疑人身份的真假,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要熟悉出生医学证明的办理流程,但是我要假装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问。确认他们办的证是真的,还要想办法让他把办过的出生医学证明发给我看一下,接下来就是长期的网络潜伏。”

仔仔学历不高,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但是为了能够和犯罪分子打交道,他自学了法律法规,还研究犯罪心理学,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结识“仔仔”,是通过一个丢失孩子的父亲。“仔仔”只是他的网名,他还有一个网名叫“上官正义”,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媒体也都默契地没有去挖他的真名,只为保护他的卧底身份。

10多年间,仔仔申请了上百个不同的QQ账号,每天都会接收几万条信息,每天以不同的角色,跟数个犯罪嫌疑人周旋,每个群“一般都会卧底个两三年”。

“圆梦之家精英群”是仔仔在2018年6月协助警方打掉的一个贩卖婴童群。

这个群的群主是一个网名叫“可乐”的女孩,“我一进群之后,她就问我有什么需求。她说他们这边可以根据需求提供想要的宝宝,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在一个以利益为纽带的网络空间里,信任一个人很难也很容易。看到有人交易成功了,仔仔会试图从他们口中套消息。

如果有人向“可乐”告密,仔仔就会反将一军,对“可乐”说,“他让我以后不要找你,直接从他那买孩子。”通过这种离间的方式,“可乐”反而会信任仔仔多一些。

每天跟这些犯罪嫌疑人接触,“几乎都是晚上,甚至是凌晨的一些时间。 ” 每天多个角色的转换,仔仔有时“甚至会忘记自己到底是谁”。

在打拐圈,仔仔小有名气,而在犯罪分子那里,仔仔则上了黑名单。

2012年,仔仔去上海出差,广州的住所突然接到一个快递,“当时就很纳闷,广州的住所连我自己的家里人都没告诉过,我就让当时的物业管理人员拆快递, 物管打开包裹后,里面是一个子弹头。”

收网

“每当接触一起案件之后,就还有一些新的线索在等着我去做,到目前为止,每天都有不同的新的信息,有新的线索。”

以前很多犯罪嫌疑人或偷、或哄、或骗,拐了孩子然后再去卖,现在他们的犯罪手法已有所不同。

“比如说你需要孩子,那你想要多大的,他们会在这个期间,给你有针对性地找。找好了之后,你直接去接孩子,或者在某一个地方见面就可以了。”仔仔说。

“圆梦之家精英群”就是这样一个“升级”的贩婴群。2年多的潜伏时间里,“可乐”曾多次提出让仔仔去见孩子,但是为了减少对方的怀疑,仔仔多次推辞,“我越推辞,他就会觉得我越谨慎,越相信我是真的‘买家’”。

为了掌握更多犯罪信息,仔仔还要求对方,把成功的信息发给他看一下,对方肯定不愿意,“你不愿意的话,那我也不愿意相信你,骗子太多了。”无奈之下,“他就把之前他们成功的,卖给了谁,多少钱,一些聊天记录、交易帐号、微信转帐都发给我。这些也为公安机关后续破案提供了很大帮助。”

2016年6月的一天,仔仔收到“可乐”留言:“你来吧,在湖南宜阳这边有一个男孩,从江西过来的,医院已经找好了,可以直接去医院里面见人,能见到孩子的妈妈,现场签合同。”仔仔觉得时机成熟了。

他联系上记者,订了飞机票,乔装打扮一番后,就飞往了湖南。到益阳的时候,对方让仔仔去找他们,“我们不可能听他的指挥,我们在医院附近先找了一个茶楼,把一些录音设备准备好后,就去通知他过来。”

那天雨下得很大,与想象中的中年妇女形象不一样,过来碰头的是一个90后女孩子,个子不高,湖南口音,过来的时候很着急。她说自己已经结婚了,小孩子两三岁的样子。“我就是帮你们完成心愿,是在帮人做好事,只收一些中介费而已。”

这个女孩子让仔仔写协议,也就是所谓的签合同。“不要写钱,就写送养、营养费,即使被警察查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法律风险。”

“可以直接给钱,钱给了之后,就可以把孩子带走了,什么都不用管,如果后续要出生医学证明,等条件成熟了,我给你通知。”她所谓的条件成熟了,就是等下一个有人生产的时候,“拿着我们的身份证去住院”,因为这个中介联系的产妇是用上一个“买家”的身份证住院的。

很多人贩子都和一些不法医院达成了“合作”。“‘送养’孩子的宝妈生产时,直接拿着买家的身份证去住院,办出来的出生医学证明,自然就是合法的了。他们这种所谓的‘售后服务’,也就规避了很多法律上的一些风险。”

据人贩子说,如果有着急的,他们也有办法。可以做亲子鉴定,补办出生证,他们和很多地方小医院都有关系,可以完成一条龙服务。

一个孩子五六万,一个证也是五到六万块钱。 “可能大家都觉得一个孩子才五六万块钱,不是很贵,不符合当下的市场规律,但是证和孩子是拆开卖的,无形之中,一个孩子就是十一二万。” 在他们眼中,孩子只是一个赚钱牟利的商品。

第二天,公安人员做好了布控,仔仔和人贩子在医院再次见面。办出院手续时,“可乐”自始至终没有挂电话,一直在听背后人的指挥。“有人告诉她上二楼,应该怎么走,下一步应该怎么样。”回到产房的时候,警察对他们进行了现场抓捕。

据官方通报,这起6·21特大贩婴案,共抓获6名外地嫌疑人,解救十几名孩子。“后来得知,这个团伙里面, 指挥这个小姑娘的上线是开着法拉利来的。”

答案

义务打拐这么多年,好多人问仔仔是不是小时候被拐过。他开玩笑说:“我倒真希望自己被拐过,这样还能在富裕一些的家庭长大。”小时候,家里很穷,在那个环境之下,“我就在想,这个社会有人来帮助一下该有多好!”

13岁进少林寺习武,19岁成为河南某武警部队的一名侦察兵。退伍后,“可能受父亲的影响,他也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人,加上比较崇拜英雄徐洪刚,有挺身而出的冲动。”

这些年,无名之辈“仔仔”看到了太多孩子被拐家庭的悲剧。

云南一个孩子,叫毛雯(音),被拐时三岁,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当全家人把所有精力投入寻找毛雯时,家里的弟弟独自玩耍,掉进水井淹死了。

2000年初,贵州的有个叫宋延志(音)的孩子被拐,他的爸爸一年四季在外面寻找,“2008年还是零几年的时候,这位爸爸在大年初三跳楼自杀。家人在一个本子里找到这位爸爸的遗书,上面写了八个字——我只要我儿宋延志”。

“很多时候,孩子被拐之后,我们再去打拐或者再去找到这些孩子,伤害已经造成了。”那么,如何从根源上遏制儿童拐卖问题?仔仔2016年写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建议》,详细列举了出生医学证明以及户籍管理的现状、问题及建议。

《出生医学证明》是新生儿的唯一合法身份证件,被称为人生第一证,这一纸免费发放的证明通过种种非法渠道流入黑市,漂白被拐儿童身份。 “这也是当前打拐最大的阻碍,致使警方和被拐孩子家庭无从寻找。”

孩子的事情,没有小事。这些年,仔仔几乎走遍了大陆所有地级市,他说: “只要我们大家去共同努力的话,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的孩子,而且最主要的是可以防止更多的孩子免于被拐卖。”

END

来源 :福建日报

编辑 :戴辰芯

审稿 :方松江

主编 :卢和平

监制 :王海坤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