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女教师被杀案:别让一个野蛮的学生,“杀”凉了所有老师的心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西亚斯教务系统在线_西亚斯教务系统登录_五邑大学教学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本文转载自:人生研究所(neng365)

「那个躺在血泊里的老师,到死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杀害。」

——题记

1 月 2 号,西安第 66 中学。所有高三学生坐在教室里上晚自习。

17 岁的李皓天(化名)坐在位置上偷偷玩着手机,被值班的历史老师金老师发现,随后没收。

李皓天不甘心自己的手机就这样没了,想去办公室找金老师把手机要回来。

第一次去,不在,李皓天回了教室。

第二次去,还是不在,李皓天又走回了教室。

第三次,李皓天前往教室办公室,没过多久仓皇而逃。

紧接着,办公室里传来了微弱又绝望的呼救声。

时钟,不紧不慢地指向 9:50。

在教室办公室隔壁教室的同学,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喊「救命」,停下了笔,寻着声音的方向走出教室。几个胆小的女生,看到 55 岁的周老师倒在办公室门口,满身是血。

一声尖叫。

随后,在围观人群的喧闹中,在救护车的鸣笛中,在无助的泪水和啜泣中,55 岁的周老师被宣告抢救无效身亡。

时钟,不紧不慢地指向 10:00。

1

初听这个新闻, 我只觉得荒唐。

不谈未成年人犯罪,单纯讨论这起案件。

收手机的是 28 岁的历史老师金老师,倒在血泊里的,却是与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周老师。

这个 55 岁的周老师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无妄之灾?

警察一步步侦查,越查越让人心痛。

从业三十多年的周老师,为人温柔做事认真。教学水平优秀,对待同学,也从未恶语相向。这样一位有口皆碑的教育骨干,就因为「和金老师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这样荒唐的理由,被一名 17 岁的学生亲手结束了生命。

也许她到死都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杀害。 为什么,就这么仓促地告别人间。

今天凌晨 4 点,逃窜近 6 天的李皓天在扶风县被警方抓获。一个案件即将迎来尾声,但类似的案件,也再次被世人回忆起。

去年 10 月 25 日晚上,四川仁寿县某中学内,一名 15 岁的学生因为违反校规骑自行车载人,被老师教育心生不快,尾随着老师进了教室, 用砖头猛击老师后脑勺 9 次。

学生把老师砸倒在地后,还发狂了一样上前面补上了几脚。

至今,这位老师仍然没有苏醒,依旧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几个连续事件带来的影响,往往不是舆论哗然这么简单。

从此,教书育人的老师每天工作战战兢兢,对学生打不得、骂不得、罚不得。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

哪些孩子书包里塞满了书,而哪些孩子书包里藏好了刀。

2

2019 年 7 月, 安徽枞阳县某校的周老师,从铜陵长江大桥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时间倒退到 6 月 12 日,周老师在上课时用尺子轻轻打了一个调皮的学生。第二天,这个学生的奶奶在上课时间,冲进教室给了周老师两耳光。

周老师没有还手,从教室离开,往办公室走去,这个学生的奶奶一路追着,从教室打到办公室。

仅仅过去一周,班上又有一个男同学和女同学打架。周老师上前调解,男生给了周老师一拳,周老师制服了男同学。

第二天,男生指着自己和女生打架的伤,和父母说,是老师打的。全家人冲到学校,要老师在全班面前道歉, 并支付检查费用。

校方不同意,请民警到场调解,警察提出意见:周老师无过错,不需要向全班同学道歉,检查费用双方协商解决。

但民警离开之后,家长立马变了脸色,再次要求周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道歉,并且支付检查费用。

他说:「赔了钱,意味着我错了,其他孩子会怎么想?」

赔钱了,他们就会觉得打架这件事是合理的,老师劝停是不对的。

这样的「欲加之罪」,周老师为何要承担?

6 月 28 日,经过民警反复协调,周老师支付了 930 元的检查费用,全程一言不发,再签完字后,回家和自己的家人说了一句:「我快要崩溃了。」

这个污蔑周老师的男学生,从三年级开始,就在周老师这儿给他免费补课。

周老师心疼他身处单亲家庭,不计报酬地将他从一个数学成绩普普通通的孩子,培养到如今的年段第一。

而如今,这个孩子却在所有人面前污蔑自己,让人觉得寒心。

7 月 3 日,周老师失联。

7 月 15 日,周老师失踪 12 天后,遗体被打捞上岸。家人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周老师的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里面记录了每个学生的优缺点、家庭状况、薄弱项,需要哪些帮助。

学生名单里, 包括那个污蔑他的男同学。

3

为什么,同样坐在教室里的孩子,有的孩子是孩子,而有的孩子却成为了恶魔?

因为野蛮任性的学生,无理取闹的家长把老师拉下神坛,夺走了他们手里的戒尺,践踏了他们的尊严。

同时,也对他们的死,漠然、无视,毫不在乎。

我们不得不承认,哪怕教育观念不断被刷新的今天,在大多数的家长的眼里,「教育」的责任,永远都应该,也只该由老师承担。

「我付了学费,你就得把孩子教好。」

「成绩差,是你老师的责任,他学坏了,也是你老师的责任。」

而这些家长呢?

要么对孩子动辄打骂,拳脚相向,把自己的人生压力宣泄在孩子身上。

要么完全放养,对孩子的交友不管不顾,对孩子人生价值观的教育完全空白。

孩子成绩不好,家长觉得这学白上了,问题出在老师。

孩子出事儿了,家长觉得和自己没关系,问题都在老师。

这样强盗般的逻辑,让教师职业生涯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管严了,孩子离校出走,跳楼威胁,掏出锐器,指向老师。

管松了,孩子成绩没有起色,家长觉得老师不好,问题还在老师。

他们一边做着超负荷的工作,一边还要承受着部分家长的刁难。

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一件事件带来的影响,往往不是舆论哗然这么简单。更多的,是让人透过现象看到里面惨痛的本质。

曾经,教师一个是神圣的职业, 他教书育人,他传道授业。

如今,一个教师倒下了,的确还有千万个教师在自己的岗位坚守着。

他们依然能挨得住工作的辛苦,家长的指责,但躲不过舆论的抨击,和学生的伤害。

如果一个恶性事件的发生,无法唤起所有人对教师的尊重,反而让老师的人人自危,站在三尺讲台上战战兢兢。

那他日, 「此生尽力育桃李、来世绝不上讲台」就不再是一句茶余饭后的调侃,而成为每个教师的血泪誓言。

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

别让一个野蛮的孩子,「杀」凉了所有老师的心。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

请勇敢的在文末右下角点击在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