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帆股份的冬天:转型新能源汽车 因骗补而遭遇滑铁卢 新浪财经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西亚斯教务系统在线_西亚斯教务系统登录_五邑大学教学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接连被多家公司起诉、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几乎100%被质押的基础又因上市公司债务违约承担担保责任而致近100%股份被司法冻结,暴露出力帆股份已身陷债务泥潭。

   一、连亏3年

  力帆股份最早是以摩托车发家,随后进军乘用车市场。2010年11月25日,力帆股份登录上交所上市。力帆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尹明善出生于1938年1月,上市时已满72岁。凭借着力帆股份的上市,尹明善问鼎重庆首富,也是上市时年纪最大的董事长。据传,力帆股份上会审核之前,部分发审委员还担心70来岁的人身体是否健康,会否因实控人的年老、健康问题影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直到发审会上看到了尹老板本人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精神也很好,才打消了发审委员的顾虑。

  不过,上市之后的力帆股份,营收逐年有所增加,但盈利却不如人意。

  2014年,力帆股份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2015年,力帆明确了“智能新能源汽车、互联网能源服务商、互联网+”的发展战略思路,开始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换电运营模式。而就是这一年,因融资规模激增、利息支出大幅增加,力帆股份利润降到上市以来的最低点,扣非后净利润仅为1.11亿,相比上年大幅减少。

  随后,力帆股份便走向了亏损。2016年,因产品价格下降、公司产品盈利能力大幅削弱,当年综合毛利率仅为11.15%,相比上年同期下降超过7个百分点。加之融资规模的不断扩大、利息支出拖累了经营业绩。2016-2018年,力帆股份连续3年亏损,累计亏损金额近26亿,已经超过了上市以来所有的累计盈利。

  而事实上,从经营活动现金流的角度来看,力帆股份的“亏损”远在2016年前便出现了。

  自2010年上市以来,力帆股份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长期低于净利润。自2012年起,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更是持续为负。上市9年,累计实现经营净现金流-38.34亿。而其中的“罪魁祸首”则是向经销商压货形成的应收款和产品库存。

  也正是因为经营现金流的常年紧张,力帆股份大量通过融资来解决日常资金周转,积累下大量的债务风险,直到现在连续暴露。

   二、负债激增,远超收入

  与力帆股份每况愈下的经营业绩不同,上市9年,力帆的负债规模不断提升、债务压力日益加重。

  9年时间,力帆股份负债规模翻了2番,远超过收入、净资产的增长趋势;资产负债率从上市时的53%,增加到73%,增长了近20个百分点。除开经营性的应付款项,最主要的增长来自于融资。

  上市9年时间里,力帆股份大量通过长短期银行借款、发行债券、融资租赁等各种方式进行融资。其中,2016年末的债务融资规模达到巅峰,高达166亿元。而自2015年起,力帆股份的债务融资规模都远超过了收入规模,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除了债务规模过高,债务的错配也是问题。

  上市以来,力帆股份流动比率呈现总体不断下降的趋势,从上市当年的1.78下降到2018年的0.72,并从2014年开始长期低于1。流动比率过低且持续下降,意味着公司长期通过短期融资解决长期投资的资金需求,出现了投融资在资金安排上的错配。一旦公司在资金周转上出现困难,投资进度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三、转型新能源汽车,因“骗补”而遭遇滑铁卢

  2015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引来了爆发式增长——全年新能源汽车销售33.1万辆,同比增长3.4倍。

  就在这年,力帆股份开始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2015年,力帆推出了330EV、650EV、电动物流车(LF5028XXYCEV)等新能源车型,当年生产新能源汽车15895辆,实现销售11731辆。年报显示,也就是从2015年起,力帆股份推出新能源汽车的换电运营商业模式,投资5亿元设立了重庆移峰能源有限公司,专营电动车用大型充电、换电设备的制造、组装和销售;为电动车提供充电、换电服务等。

  好景不长,2016年,受新能源汽车行业波动的影响,力帆的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大幅下降。而2016年10月的一纸“骗补”公告,更是雪上加霜。

  2016年10月10日,力帆股份发布“关于收到财政部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资金专项检查处理决定的公告”。公告显示,力帆申报的2015年度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的新能源汽车中,共有2395辆不符合申报条件,涉及到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08万元,对此上述车辆中央财政不予补助,并且取消了力帆乘用车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从财务角度,取消补助1.14亿,对公司的资金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更是削弱了15和16年的利润。而更大的影响在于,力帆被戴上了“骗补”的帽子。

  受此影响,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在2016年断崖式下降。

  之后的2017和2018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略有起色,但都发展缓慢。而近几年来整个力帆的乘用车业务都处于下滑状态。

  根据力帆股份最近公告的2019年6月产销快报显示,2019年1-6月,力帆股份的传统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都面临着产销量的大幅下滑。

  除了汽车行业整体的下滑趋势外,力帆汽车的质量和服务问题,更是影响其汽车发展的关键。

   四、卖资产,难求生

  事实上,自2018年起力帆便进入了冬天——乘用车产销量下降超过20%、收入下滑、毛利率骤降6个百分点、营销费用利息支出大幅提升,力帆股份面临着资金短缺和被ST的双重压力。

  2018年12月25日,力帆股份将其位于北部新区的740亩土地(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生茶年基地)卖给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交易价格33.15亿,在2018年已收到了24.45亿。出售该土地给力帆股份带来收益19.9亿元。

  3天之后,28日,力帆再度卖资产。力帆股份将所持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卖给了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作价6.5亿。据了解,力帆股份拥有两张资质,力帆汽车和力帆乘用车各拥有一张,而力帆旗下所有车型均在力帆乘用车旗下。也就是说,此次力帆汽车的股权转让,并不对旗下车型有所影响。而新帆机械的实际控制方车和家,则通过收购力帆汽车,获得了生产资质。

  临近2018年年底,两笔资产出售,确保了力帆股份在当年有利润而不被ST,而更重要的是回笼了资金,缓解了债务压力。

  根据力帆股份2018年三季报和年报的现金流量表来看,在2018年的第四季度,力帆股份几乎无新增借款,而偿还债务32亿。也就是说,急于在年底卖资产回笼资金,是借款到期、偿还债务的需要,也属无奈之举。

  不过,从最近力帆股份所涉及的各类诉讼来看,2018年末的卖资产只是杯水车薪,解决了当时所面临的短期问题。然而,力帆所面临的问题远不是卖掉两个资产所能够解决的。

   五、终止定增、转型艰难

  在2018年5月,力帆股份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计划定增募集资金24.8亿,用于投资新能源汽车项目以及偿还银行借款。

  资料显示,此次定增完成后,力帆股份将由传统燃油汽车业务转型升级为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综合服务商。公司不仅要开发轻量化纯电车平台,还准备投资锂电芯。

  事实上,力帆股份的定增方案已经一波多折。早在2015年5月,力帆便推出了定增方案,拟以12.08元/股向9明投资者定向增发4.3亿股,募资52亿,全部用于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一年后,2016年7月,力帆股份修改了定增方案,发行价从12.08元/股降至10.46元/股,数量从4.3亿降至2.68亿。因此募集资金从52亿大幅缩减至28亿。一个月之后,定增预案再度被修改,数量降至2.14亿,募集资金减少到了22.4亿。

  2017年6月,定增方案通过了证监会审批,当年8月拿到了核准批复。然而,由于彼时力帆股份股价长期低于10.46元,6个月过去了,批文失效,此次发行失败。

  时隔一年后,于2018年5月再度启动的定增,却又一次失败了。

  2019年6月4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终止公司2018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公告显示,受市场环境、融资时机、公司股价、未来产品技术路线等因素的变化,公司决定终止此次发行,并撤回相关材料。

  再度失败的定增,阻碍了力帆股份转型新能源汽车的路。再加上近年来新能源汽车惨淡的销量,力帆股份想要彻底转型新能源汽车的梦近乎破灭。

  而再次的定增失败,让力帆股份的资金压力日益加重,走到了今天被多家公司起诉的局面。

  六、还能再造传奇吗?

  1938年1月出生的尹明善,一生充满了传奇。20岁当工人,再到电大英语老师、出版社编辑,书商,再创业制造摩托车,职业跨度大。49岁辞去公职下海,55岁创办力帆摩托车厂,72岁时力帆上市,书写了年纪最大创业者的成功篇章,足够励志。朱总理曾交口称赞:“尹明善是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

  根据百度百科对尹明善的介绍。1958年即尹20岁开始,因资本主义倾向,进劳改农场耗费了20年的光阴。根据百度的说法,尹明善当工人的20年就是在劳改农场里。

  1992年,也就是伟人邓小平南方视察讲话后,尹明善投资20万元开始了自己的摩托车事业。

  2017年10月,79岁高龄的尹明善退休,只担任董事,职业经理人牟刚接班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然而,退休之后的尹明善却没能安享晚年。其退位不到2年,力帆股份便遭遇了如此艰难的困境。除了各家公司的诉讼外,力帆股份还被爆大量拖欠供应商保证金、返利款,被经销商要求补偿等。

  力帆陷入困境,一定程度上是战略决策发生错误,这也是如今部分民营企业陷入困境的一个共因。盲目扩大投资,不控制债务杠杆,在汽车、摩托车行业景气下行时,高负债、现金流短缺对任何一家企业几乎都是致命的。

  根据乘联会的统计,2018年,全国广义乘用车国内销量为2272.41万辆,同比下滑6%, 迎来了20多年来首个负增长的年份。2019年1-6月,全国广义乘用车国内销量同比下滑9.6%。残酷的数据显示整个汽车行业仍处于瑟瑟寒冬之中。市场传言,尹老爷子可能重新出山,想引进战略投资者,以力挽狂澜。但在整个行业不知何时走出寒冬的情况下,即使个人能力再杰出,作用仍然是有限的,毕竟“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当然,笔者真诚希望尹老爷子能够再造传奇,带领力帆股份走出困境!

猜你喜欢